精致的玉梳子被一只精致的手握着,在黯淡的湖面上一下下地划着,滴滴泛着苍绿光芒的湖水由梳子上细细的纹路中淌落,滴在水中,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。

昭君跪在湖边,眉峰细细的,仿佛出自擅长淡雅山水画的画工笔下。

她乌黑的大眼睛无神而带几分疲惫,茫然地望着远方。

深宫林立的高墙禁锢了她姣好的面容,只留下满院的惆怅。

16岁那年,她凭着惊世的美貌与聪慧,闯进了这个禁地。

入宫后,照例要由画工画了容貌,呈给元帝,以备随时召幸。

只因她不肯贿赂画师毛延寿,丹青笔下的她失去了落雁的美貌,美丽的脸庞上却凭空多出了一颗显眼的黑痣。

于是,她被锁在这深宫中三年,于是,她失落,惆怅,茫然,彷徨。

三年来,多少回梦里,她与皇上一同吟诗弹琴,多少轮明月中,映出她哀愁的眼眸,多少次从梦中的故乡回到冰冷的深宫,却发现已是满脸泪痕。

可她仍在等待,她不愿就这样放弃。

汉朝与匈奴和亲的消息传来,如同一声惊雷在死一般的后宫炸开。

昭君毅然站了出来,十九年的美丽在这一瞬间怒放,光芒照亮整个汉宫,所有人都震惊了。

她看到皇上眼中的惊诧、爱怜、不舍,那种在梦中无数次出现的无比熟悉的眼神。

她微微一笑,一颗冰莹的泪珠不知不觉从脸庞上滑到衣上。

出塞路上,马蹄声声,昭君呆呆地坐在车上,望着窗外缓缓后退的一棵棵白杨树,细眉下那对珍珠般的大眼睛,流出无比的留恋。